TOP

承包合同纠纷执行监督案
2015-06-25 17:10:11 来源:www.gdlhlaw.com 作者:广东理恒 【 】 浏览:690次 评论:0
一、案件当事人情况
申请执行人:深圳市中航幕墙工程有限公司。
被执行人:深圳市深华房地产工程开发公司。
二、基本案情
(一)案件的审理、调解情况。
     深圳市中航幕墙工程有限公司(下称中航公司)诉深圳市深华房地产工程开发公司(下称深华公司)建设工程承包合同纠纷执行一案,深圳中院于2001年6月21日作出生效的(2000)深中法经一初字第244号民事调解书,确认深华公司共欠中航公司工程款及利息人民币1550万元,双方约定深华公司以房产(具体房号见调解书附表)抵债10119513元,并在六个月内随时协助中航公司办理买卖合同登记备案手续,余款5380487元在六个月内付清,即自调解书生效之日起当月30日前还款100万元,随后四个月在每月30日前还款100万元,第六个月30日前将余款380487元结清;若深华公司不能按上述还款计划按时履行,中航公司则取消上述以房抵债条款,并有权就欠款本金及利息申请强制执行;深华公司同意撤回反诉,如中航公司申请执行,则深华公司保留提出反诉的权利;上述调解协议履行完毕,则双方间债权债务终结。
(二)案件的履行及争议情况。
       调解书生效后,深华公司按调解书的规定,分别于2001年7月27日、8月29日、9月27日各支付100万元,如期履行了前三期。中航公司也对抵债房产进行了部分处分。但深华公司对本应在10、11月份各支付的100万元未如期履行,中航公司于2001年11月12日依调解书关于“若深华公司不能按上述还款计划按时履行,中航公司则取消上述以房抵债条款,并有权就欠款本金及利息申请强制执行”的规定,向深圳中院申请强制执行。12月11日,深华公司将10、11月的应履行数额一次性支付200万元,中航公司接受并开具发票。12月27日,深华公司支付尾数380487元,中航公司接受。2001年12月26日,深圳中院向深华公司送达了裁定、查封令,对深华公司恢复执行,而在12月13日深圳中院已在房管部门查封了深华公司的房产。
深华公司向深圳中院及省法院提出异议称,其已按调解书全部履行了还款义务,不应再对其恢复执行。省法院曾于2002年6月13日以(2002)粤高法执督字第43号函致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,要求该院对深华公司的异议认真审查,并报告审查结果。深圳中院向省法院报告称,深华公司对10、11月的履行义务属延期履行,已违反了调解书的规定,该院恢复执行并无不当,而驳回深华公司的异议,并拟于2002年11月28日拍卖深华公司的房产。
 
三、省法院对本案的处理意见
       省法院执行局经研究,作出(2002)粤高法执督字第43-2号监督函认为,就本案来看,在履行调解书的过程中,深华公司确实存在延期履行的违约问题,但这种违约属于轻微违约而非根本违约,不能导致整个履行协议的解除,况且中航公司也接受了延期履行的款项,并开具了发票,这种行为视为对深华公司延期履行的追认,属当事人在实际履行中变更了约定的履行时间。虽然中航公司在深华公司逾期履行后,向深圳中院申请了执行,但在深圳中院送达裁定、查封令前(即深华公司知道中航公司申请执行前),深华公司又主动履行了延期履行的款项,并如期结清尾数,证明深华公司并无赖债的恶意,应认定深华公司已履行调解书完毕。且本案的处理应尊重达成调解书时的具体情况,当时深华公司作了放弃反诉的让步而达成此调解书,调解书也规定若中航公司申请执行,则深华公司保留反诉的权利,即使认定深华公司未对调解书履行完毕,对调解书也不能立案执行,而应另行诉讼。故应认定深华公司已履行调解书完毕,债权债务终结,深圳中院不应再予执行。请该院在接到本函之日起即停止一切执行措施。
四、评析意见
(一)以合同法的原理对本案进行法律分析。
     本案中,在案件的审理阶段,当事人双方就如何清偿双方之间的债务达成了调解协议。在该调解协议中,包含着当事人双方意思表示一致的内容,因此,对该协议及后来双方履行该协议发生的变化,可以从合同法的原理出发对其性质进行分析。
     l.首先,本案从法律上而言,存在合同变更的问题。关于合同变更,《合同法》第77条规定:“当事人协商一致,可以变更合同。法律、行政法规规定变更合同应当办理批准、登记等手续的,依照其规定。”
合同既然是双方在平等自愿基础上协商一致的结果,当然也应当允许当事人在主客观情况发生变化以后,对原合同重新协商,并达成新的意思表示一致,从而适应变化了的情况,这也是合同的本质决定的。
可见,合同变更需具备两个条件:一是须经合同的双方协商一致;二是合同的变更须不违反法律、法规关于当事人变更合同的程序的规定。
对符合上述两个条件的合同的变更的效力,法律是予以确认的。如当事人对变更的内容已全部达成协议的,则合同变更的内容全部有效;如部分变更内容达成协议的,则变更的部分有效。
在本案中,当事人双方是对部分款项(200万元)的还款日期作了变更。
      2.在本案中合同的变更没有订立一份新的、有书面形式的合同,这涉及对于合同的形式如何理解。即变更后的合同是否一定要以书面的形式体现出来。对此,我们认为,《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》第18条、《国际商事合同通则》第2条的规定,当事人作一定的行为亦可为意思表达的有效的方式。我国《合同法》第36条规定:“法律、行政法规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采用书面形式订立合同,当事人未采用书面形式但一方已经履行主要义务,对方接受的,该合同成立。”从本案来看,深华公司履行义务而申请人接受,完全可视为变更合同的有效。
综上所述,省法院执行局在监督函中认为,中航公司也接受了延期履行的款项,并开具了发票,这种行为视为对深华公司延期履行的追认,属当事人在实际履行中变更了约定的履行时间。这是合乎合同法相关规定的精神的。
(二)从执行效果出发进行分析。
1. 从执行的社会效果来看,深华公司的履行虽有轻微的逾期瑕疵,但并无损害中航公司利益,在当前的环境下,已属较诚信的债务人,若仍死抠调解书字眼,认为只要有逾期履行的事实,即应解除调解协议,再另行诉讼,既浪费了诉讼成本又降低了司法效率,造成不好的执法效果。执行程序应重解决问题,而非制造问题,故应认定深华公司对调解书已履行完毕,不应再恢复对调解书的执行。
2.从执行案件的执行依据来看,当事人可以据以向人民法院申请执行的依据,必须是生效的法律文书,包括判决书、调解书、仲裁书和公证书等;另外,该执行依据还必须要有明确的执行内容。而本案的调解书则不符合第二个条件,不能直接作为据以执行的依据。理由是:最高人民法院《关于适用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〉若干问题的意见》第156条规定:“在案件受理后,法庭辩论结束前,原告增加诉讼请求,被告提出反诉,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,可以合并审理的,人民法院应当合并审理。”在调解时,深华公司也以牺牲其反诉的诉权作为能够达成协议的代价。而如果其反诉后,审理结果并不确定,则双方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仍处于不确定的状态,也就是说,被执行人欠申请人多少钱是不确定的,这样的调解书难以作为执行的依据,从这个角度说,省法院责令深圳中院停止执行也是合法和符合实际的。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以拥有所有权对腾房标的提执行异议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

相关文章

 

资深律师

  • 卢军 主任律师
  • 联系电话:13928846656

企业邮箱

  • lihenglaw@gdlhlaw.com

联系电话

  • 客服热线:020-34815410
  • 传真电话:020-348154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