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

老父亲替病亡儿子讨说法17年续:能背诵百页卷宗证据
2015-06-24 09:54:00 来源: 作者:广东理恒 【 】 浏览:888次 评论:0
《为给亡子一个交代老父亲追问17年》后续
  经3个多小时的庭审,法官并未当庭宣判,而他170余万的新诉讼请求被驳回
  7月10日,对于68岁的哈尔滨老人张永智来说,过得并不容易。上次申诉被驳回4年后,他终于有权重新站在法庭上,再次讲述这17年来,他对儿子从学校转院,最后又在医院死亡的调查。
  今年5月到成都后,张永智一直住着30元一天的小隔间。前日早上暴雨如注,但张永智还是提早半小时赶到了法院。从诉讼程序上讲,这次再审开庭后,这场持续了17年的纠纷将会有最终的结果。
  对于张永智而言,这有可能是他所进行的最后一次争取,帮他打了13年免费官司的律师,则希望通过这次庭审为老人争取最大的补偿。
  儿子遗照他坚持要摆在原告席
  像过去开庭一样,尽管书记员劝阻,但张永智还是坚持把儿子的照片摆在原告席上:“这么多年,这张照片就一直陪着我。”
  张永智所要面对的,不仅是两位经验老到的律师,还有他们所代表的知名医院和重点大学。从案件本身来讲,张永智的诉讼请求,在一审、二审和首次申诉时都未获支持。那3份对自己最有利的儿子同学的证言,也从未被法院采信。而在学校和医院手里,却掌握着被两审法院认定的大量病历记录。
  庭审刚一开始,张永智就遭遇了不顺,这次向法院提起的170余万赔偿请求,其中大部分都是再审启动后新提出的。依照法律规定,法官当庭驳回这部分新的诉讼请求。在这次庭审中,他所能提出的赔偿要求,只能是13年前提出的50余万元。
  低头抹泪诉状逐字读了40分钟
  张永智的再审诉状很长,长到他自己逐字朗读了40余分钟。这份诉状是他自己撰写的,用语显得很不专业。整篇诉状就像是一个流水账,将他17年来的每一步调查都写了进去。
  当他读到“张达(张永智的儿子)痛得抱头撞墙”的语句时,他几度哽咽,低头抹泪,尽管已经过去了17年,但要他再次回顾儿子死亡的前3天,这还是显得有些困难。每读完一次调查的经过,他就会长长地叹一口气。但从头到尾,法官都没有打断他。
  百页卷宗记得每份证据的位置
  法庭调查阶段,法官提出了4个焦点:张达同学的证言能否被采信;学校和医院提供的病历是否完整真实;没有进行尸检应由谁担责;1997年学校与张永智签订的免责补偿协议是否合法。
  这4个焦点并无新意,因为在一审、二审的时候,已经争论太多。但对于张永智而言,却意义重大,因为在此之前,对这4个案件焦点的质证和辩论中,他从来就没有赢过。
  张永智做了很多准备,他比他的律师更清楚,在数百页的调查案卷中,每一份证据所在的位置。但也许是他太想说清楚,以致常常忘了重点,一开口就收不住嘴了。他唯一可以凭借的是惊人的记忆,在经过17年的调查,13年的诉讼之后,他可以背诵出每份证据的大致内容。
    最新进展
  庭审未判律师支持调解
  下午1点,3个多小时的庭审接近尾声。法官没有当庭宣判,依照法律向双方询问调解意向。张永智当即摇头,但他的律师高建强和家人将其拉住了:“法官,我们同意调解。”张永智望了望律师和家人,没有再说话。
  而学校和医院一方,对于法官的建议,还是显得有些犹豫。两位律师都没有当庭表态,只是说之前并没有准备调解方案,需要向领导汇报后再决定。
  新闻背景
  1996年7月12日到15日,张永智的儿子张达在成都某高校读大学期间,被送进校医院并在医院去世的这3天时间里,到底发生了什么?这是张永智17年来最想知道的问题。
  2000年,因为“无医疗事故鉴定报告也可立案”,张永智的诉讼被予以受理;2006年,一审判决,根据医院在诊疗过程中的不足,酌定其赔偿夫妇俩35000元;2011年,张永智向省高院申请再审;2013年,张永智收到省高院的裁定书,根据2013年新《民诉法》规定,该案发回成都中院再审。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司法部在全国律师队伍中开展全面.. 下一篇司法部关于律师刑事辩护若干问题..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

相关文章

 

资深律师

  • 卢军 主任律师
  • 联系电话:13928846656

企业邮箱

  • lihenglaw@gdlhlaw.com

联系电话

  • 客服热线:020-34815410
  • 传真电话:020-34815422